来自 电视栏目 2019-09-25 07:01 的文章
当前位置: 威澳门尼斯人娱乐场 > 电视栏目 > 正文

北市乱步之四老兵,永远的乡愁

北市乱步之四•老兵 听说离住处新庄不远的板桥市有家诚品,就决定去转转,可是到那里时,店还没有开门,这才想起来,tw的商店一般都是在上午十一点才开门的,只好先随便走走。书店后面有个公园,不知道叫什么,看起来有些年头了,不是很洁净,有些袒露的土地,风吹过时,扬起一阵微尘,不过树木较多,有的也算称得上参天之木,浓荫下的公园静谧而安详。几个小朋友在树荫下荡秋千,三、四个老太太坐在轮椅上闲谈,旁边还坐着一群年轻的女子,看起来象菲佣,应该是照顾老人、小孩的。公园中间有个土丘,好像还有块碑,走近一看,是纪念碑,并不高大,制作也比较粗糙。就在这个碑的近旁,有个老人静静地坐在椅子上,穿着白色的短袖衬衣、灰色裤子,戴着一顶圆草帽,面色红润。他看起来与大陆公园中的老爷爷并无二致。在这样的感觉下,壮着胆子,上前问候,老人微笑着回应。他的话我听不懂,但内心却一阵激动,因为他说的不是台语,我想应该是大陆某地方言。于是,主动介绍自己是大陆来的。老人听后似乎有些意外:大陆游客一般只到著名的景点,不到这里来旅游的。我说自己是过来fju交流的,所以有机会到处走走。他明白过来后,说他是浙江永嘉来的,随部队在四九年过来的。他还指着坐在隔壁椅子上的一位老人说,说他也是老兵,也是浙江。我赶紧向那位爷爷打招呼,他微笑着点头。正说着,一个穿白汗衫、戴太阳帽、手摇纸扇的老人走了过来,看起来与眼前的爷爷年纪相当,彼此应该也很熟悉。果然,他走近后,老兵爷爷主动介绍说这位也是大陆来的。新来的爷爷很吃惊,主动说他老家是山东临沂,也是老兵。这位老人很健谈,站在那里,就开始讲他的过去。老人说,他是乘船经澎湖金门过来的,那时候很乱,他们很多人挤在一起,船遇到大风,差点翻掉,那时他才二十刚出头;到tw后,过着艰苦的日子,有次三天才吃一餐饭;不过,他念过一点书,所以被选中再去念书,后来分配到小学教书,一直做到退休。说到这里,老人从口袋里掏出名片夹,把他从前用的名片拿出来,我看到上面有教务主任、新庄国小之类的字眼。这时,老人又降低声音,指着旁边的老爷爷说,因为自己是从教师的位置上退休的,所以每个月的退休金比较多,而他就不行了,只有老兵津贴,大概只有自己的三分之一,话语中好像还透着一种幸运或自豪感。tw老兵是一个特殊的群体,每一个人都有着与众不同的故事,很多年过去了,他们中的很多人已不在人世,随之而逝的是他们的传奇。关于他们的故事,我们只能从媒体上获得一鳞半爪的印象。此刻,浓浓的山东口音就萦绕在我的耳际, 不免很庆幸自己可以遇见这类故事的主角,又可以亲聆他们诉说自己的传奇,虽然只是大略的了解。我想起了余光中先生那首传诵两岸的的《乡愁》:“小时候,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,我在这头,母亲在那头;长大后,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,我在这头,新娘在那头;后来啊,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,我在外头,母亲在里头;而现在,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湾,我在这头,大陆在那头。”但这样的感伤似乎是过去时了。老人说,开放探亲后,他基本上每年都回去看看,现在他们都已经七十多岁了,身体也不大好,每天都会到公园里转转,不过日子已经比过去好很多;他还说,现在大陆发展也很快,会越来越好;他甚至还鼓励起我来。望着老人的白发和灿烂的笑容,我不禁又替他们感到庆幸:在经历过那么多的曲折之后,他们至少不用再“有家归不得,无处问死生”。真的希望他们能够安康长寿,这样就会有更多的后辈了解他们的故事——因为他们是活着的历史。

图片 1

有襾个文化人离开,心里是悲伤的。一个是三毛,一个是余光中。

不知是为什么?细究下来是有原因的。三毛,永远在流浪。余光中,永远在乡愁。都是离家的,都是没有根的。

为什么读者读这样的文字非常有共鸣?三毛的文字,是满足人潜在的浪迹天涯的梦想。他乡、远方总是美的。有诗有画有浪漫。余光中的文字却是让人审视自己最内心的渇求。原来每颗心都是害怕被漂迫的。哪怕身处故乡。内心也是极希望抓住根的。

看到余光中写的故乡也会思乡,何况是在外的游子。还记得第一篇在报纸发表的文章就是写余光中的乡愁。转眼人已逝。唏嘘。余先生一路走好。

两岸可以往来后。有回乡探亲的台湾老兵。有些是回来看故土、看亲人。有些是除此以外回来找个媳妇。

总会传言,某某可发了。去了台湾多年的亲戚回来探亲了。带了琳琅满目稀罕的东西。甚至帮着购了房。人们便啧啧地羡慕着。

介绍对象也如是,那个谁找了一个台湾回来的老兵。年纪是大了些,可是人家有钱。娶了之后便带回台湾去。人们以为带回台湾去,必是过锦衣玉食的生活。便又啧啧地羡慕着。

某日去到台湾旅游。环岛一周。记忆最深刻的不是沿岛的绵长的海岸线。不是给我畏惧的浩瀚的太平洋。不是北回归线。不是太鲁阁。不是阿里山日月潭。不是民国味道的各种招牌、建筑。不是台北的101。不是夜晚的小吃夜市。而是那些大陆老兵的乡愁。

老兵的乡愁扺过了台湾所有的美食美景。因为他重,重得象一座山。

台湾导游说大陆来的老兵处境很尴尬。岛上的人不承认他们是本地人。大陆人认为他们去了远方,属于台湾。他们成了无根之人。

他们或许大陆已有妻室儿女。在台湾又娶妻生子。又或者终身未娶。后者的晚景便是进供养所(是这个名称吧,隔了几年竟记不得了。知者请指教)。不能归家,无家可归。台湾大陆通行开放后,便毎日坐在供养所门口。看载満大陆游客的大巴车一辆辆从眼前开过。

那些大陆观光客是从故土或离故土最近的地方来的。看看他们以解乡愁。

每日,几个老兵搬着藤椅坐在供养所门口,挥手向旅游车上旳大陆游客打招呼。若是正好碰到有从家乡来的,便激动得打听现在的家乡是什么样子。

随着时间的流逝,门口的老兵越来越少。少去的老兵背着沉重的乡愁去了天国。不知道他们在天囯可否能时常会回到故乡。

坐在门口的老兵仍然想念故乡,也想念他们那些走了的同伴。看到我们时,已老得不会雀跃。只是坐在藤椅上微笑着向我们扬起手。我却看了一脸辛酸。那乡愁太重,重得象一座山。

很多年后,这些老兵都太老了,都去了该去的地方。没有一群老人巴巴地坐在供养所门口,通过看一群游客以期看到故乡。可是那乡愁太重,重得凝结成了人们回首就能触碰的历史。重得唯有也向他们扬起手,用灿烂的来自故土乡亲脸上的微笑,解他们一丝丝乡愁。

余光中先生那首乡愁,道尽了这群老兵和所有海峡同胞的乡愁。

小时候,

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,

我在这头,

母亲在那头。

长大后,

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,

我在这头,

新娘在那头。

后来啊,

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,

我在外头,

母亲在里头。

而现在,

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,

我在这头,

大陆在那头。

余光中先生的离世让人们又想起浓重乡愁的那群人。

永远的余光中,永远的乡愁。


无戒365极限挑战写作训练第38天

本文由威澳门尼斯人娱乐场发布于电视栏目,转载请注明出处:北市乱步之四老兵,永远的乡愁

关键词: